當前位置:首頁 > 這個東京不太冷 > 060 哲也師父

060 哲也師父


  霞之丘詩羽端正的坐在那里。
  手里捏著一根細長的粉紅色細棍。
  是草莓味的百奇。
  櫻色的嘴唇輕啟,霞之丘詩羽將百奇的一頭放在牙齒中間。
  咔嚓——
  上下牙齒輕觸,頓時有脆響升起。
  綾小路哲也下意識的扭頭看向身側。
  恰好看到霞之丘詩羽舔了舔嘴唇的小動作。
  一股超出年齡層的誘惑撲面而來。
  這時候霞之丘詩羽已經注意到綾小路哲也的動作了。
  她一口叼住沒吃完的百奇,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道。
  “要嗎?”
  說著已經從盒子里取出一根新的百奇過來。
  “謝謝。”
  綾小路哲也伸手想要去接。
  霞之丘詩羽的手臂輕巧的繞過了他的手肘,那根百奇已經戳在他的嘴唇面前了。
  車廂內十幾道目光遞了過來,眼神中冷與熱交替。
  仿佛是要先潑上冷冰冰的汽油,再扔上一根灼熱的火柴。
  再冷的天,內心也會因此感到溫暖。
  “……”
  綾小路哲也的眉毛輕挑了一下,然后張開嘴一口咬了上去。
  在霓虹,看氣氛是需要掌握的技巧。
  但身為外來者的綾小路哲也,對氣氛并不是那么感冒。
  咔嚓咔嚓——
  一根長長的百奇很快就被就被他吞咽了下去。
  略顯突兀的舉動讓霞之丘詩羽也愣了一下。
  但她的臉上很快就展露出了笑容。
  霞之丘詩羽原本以為綾小路哲也會拒絕,看起來這是一個好信號。
  4月初的時候,她一度走到人生的最低谷。
  但就在她向著黑暗漫溯時,有一只手將她拉了回來。
  這之后好,她的人生道路逐步上揚。
  在馬上就要踏入夏季的日子里,霞之丘詩羽忽然發現,她已經從那個狹窄的通道里走出來了。
  百奇什么的,味道真不錯。
  咔嚓——
  “哲也君,江之島好玩嗎?”
  “還行吧。”
  “只是還行?”
  “因為去的比較匆忙,身上也沒有帶什么錢,所以很多地方都沒去。”
  “那鐮倉呢?”
  “就逛了兩個小時。”
  霞之丘詩羽說道:“這樣豈不是很遺憾。”
  “認真來說,還是有一點的,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去海邊,結果就堆了半個小時沙子,還遇上了大雨。”
  “啊?”
  霞之丘詩羽一愣。
  就住在東京的綾小路哲也竟然沒去過海邊?
  她忽然想到了綾小路哲也的家庭現狀。
  然后開始腦補了起來。
  一定是因為以前哲也君父母工作很忙,沒時間帶他去。
  這之后家庭情況急轉直下,那就更沒有心情去海邊。
  肯定是這樣的。
  霞之丘詩羽做出了決定。
  她抬頭說道:“哲也君,暑假去海邊玩嗎?”
  “怎么突然就扯到暑假上去了,還差著兩個半月。”
  霞之丘詩羽不依不饒的問道:“去嗎?”
  “到時候看情況吧。”
  “有什么別的事要忙?”
  綾小路哲也回答道:“可能會去上學塾。”
  所謂學塾,也就是課外補習班。
  霞之丘詩羽撇了撇嘴。
  在學習這方面,綾小路哲也有著異于常人的執念。
  那就先記下來,到時候再說一次。
  ……
  圖書館靠玻璃幕墻的位置。
  綾小路哲也和霞之丘詩羽相對而坐。
  身前攤開的是厚重的書籍。
  綾小路哲也低著頭,注意力已經全放在面前的課本上了。
  對面的霞之丘詩羽這回也沒有再搞什么幺蛾子,而是咬著筆頭開始認真的復習功課。
  距離期中考試已經不遠了。
  私立青澄高中的期中考試通常放在五月下旬,滿打滿算也只有23天左右。
  外邊陽光正好。
  綾小路哲也翻了一頁書,然后抬起頭。
  他忽然察覺到窗外有一道熱切的視線落在了自己身上。
  綾小路哲也猛然一回頭,就看到坂田光泰正站在花壇后面,抬起右手向他打了個招呼。
  綾小路哲也道了聲歉,然后起身走到了圖書館外。
  “有什么事嗎,坂田君。”
  “哲也君!不……”
  坂田光泰嚴肅地盯著面前看起來很疑惑的綾小路哲也。
  就是這家伙!
  被他視為人生中第二個好友的家伙!
  不僅有著出色外表,在戀愛這方面也有些令人羨慕嫉妒的天賦和經驗。
  他絕不可能看錯的!
  是的,就是昨天傍晚,他結束了社團練習,在一之瀨車站等回家的電車時,看到綾小路哲也背著英梨梨從電車上下來了。
  那可是英梨梨啊。
  是和霞之丘詩羽并稱私立青澄高中兩大名人的英梨梨。
  不僅有著出色的外表,而且據說是外交官之女,其本人更是私立青澄高中的美術部王牌。
  這簡直就是爆炸性消息。
  私立青澄高中的兩大名人都和綾小路哲也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坂田光泰已經對綾小路哲也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哲也師父!”
  他雙手拍在綾小路哲也的肩膀上。
  語氣中凸顯出了一個尊重。
  要不是人在外邊,他都打算來一個更鄭重的土下座了。
  綾小路哲也被坂田光泰舉動嚇了一跳。
  “坂田君你沒發燒吧?”
  他是看到坂田光泰頭上頂著【煩惱】才出來的,但顯然坂田光泰現在正在給別人制造煩惱。
  “不,哲也師父,我是認真的。”坂田光泰說道,“請務必教我與女生相處的技巧!”
  嗯?
  綾小路哲也翻了翻白眼:“你和村下同學之間有進展了?”
  坂田光泰說:“實際上我們現在正在關鍵期。”
  “那你趁熱打鐵,多邀請村下同學幾次不就行了。”綾小路哲也有些詫異。
  坂田光泰搖搖頭:“村下同學邀請我去KTV,但是我……”
  綾小路哲也臉色一變:“你該不會拒絕了吧?”
  坂田光泰一臉便秘的樣子,他艱難的點了點頭。
  “你沒救了,等死吧,告辭。”
  綾小路哲也扭頭就要走。
  坂田光泰趕緊拉住了綾小路哲也,情緒激動地說道:“哲也君,我這也是沒辦法啊,我根本就不會唱歌。”
  “不會你也得去啊,這是村下同學第一次邀請你吧,你就這樣放她鴿子了,她下次還會再邀請你嗎?”
  “我知道。”坂田光泰面露苦澀,“要不這樣吧,哲也君你陪我一起去。”
  “你又犯病了?”綾小路哲也愕然。
  “不是,我是說如果哲也君能夠帶著霞之丘前輩一起去的話。這樣我就不會緊張了,而且也能讓村下同學徹底打消念頭。”
  坂田光泰可憐兮兮的看著綾小路哲也。
  “吾友,我的幸福就全靠你了!”
  綾小路哲也錘了錘自己的額頭。
  為了你們,我還真是操碎了心。
  他只遲疑了片刻:“下不為例。”
  坂田光泰立刻感激道:“謝謝哲也師父。”
  “別叫我師父。”綾小路哲也說,“我還得問問學姐去不去,學姐要是不去的話我就沒辦法了。”
  “拜托你了,吾友!”
  坂田光泰雙手合十。
  綾小路哲也無奈的返回圖書館里。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