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斗破之無限寶箱 > 第155章 煉藥大會!

第155章 煉藥大會!


  “你個臭小子,給老夫站住!!”
  看到蕭天要走,納蘭桀頓時急了,這特么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嘛,純粹是瞎搞啊!!
  “怎么?難不成,你還有更好的辦法?”
  蕭天扭過頭來,輕蔑地看著納蘭桀,無語回道。
  雖然納蘭嫣然和蕭炎的婚姻已經完了,但好歹對方也是將要成為自己弟妹的人,要是突然間傳出什么不好的緋聞,那他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進來再說!”
  聞言,納蘭桀心虛地撇了撇四周,發現沒有其他人,隨后將小天拉進了屋內。
  看到納蘭桀神神秘秘的,蕭天滿是無語,在自己府邸還這樣,真是越老越回去了。
  我一個斗尊在這里,難不成有人偷聽會發覺不了?!
  “我和你父親商量了一下,打算將兩家的娃娃親改一下,所以…”納蘭桀小聲地開口道。
  “咳咳咳…你說什么??”
  聽到這話,蕭天瞪大了眼睛,很是不可思議地看著納蘭桀,這種東西還能夠臨時改的嘛?!
  除非老爹頭腦糊涂了,才會答應!!
  靠靠靠!這是在賣兒子吶,我一定要打妖妖靈舉報不可!!
  “你直接說,你給我老爹多少錢,他才答應的?!”蕭天木然地開口道。
  “呃…嫣然是我唯一的孫女,這納蘭家以后自然也是她的,所以…”納蘭桀說到了點子上。
  對于蕭戰為了一個納蘭家,都把他給賣了,蕭天氣得火冒三丈,恨不得此刻跑回去好好教他如何做人!
  “這是不可能的,你就別想了!!”
  瞪了納蘭家一眼,蕭天直接離開了,對于納蘭嫣然,蕭天并沒有什么好感,正如他對夭夜一樣。
  不是所有漂亮美女喜歡自己,自己就非得要娶她們,有所為有所不為,蕭天這點還是分得清楚的!
  喜歡是雙方的事,而不是一種綁架!
  所以!這事絕對不可能!!
  “唉…”
  看到蕭天就這么離開了,納蘭桀無奈地搖了搖,內心也是有些煩躁,早知道娃娃親改成蕭天,現在哪有這么多的麻煩…
  可惜!
  納蘭桀還是想得太淺了,若是真換了蕭天,二人完全沒有見面的前提下,納蘭嫣然還是會選擇退婚的!
  只不過,納蘭家的報應可能就不會如此簡單了,蕭天的脾氣可不好!
  離開了書房,蕭天來到了客房,聽到隔壁的談話,蕭天來到了小醫仙她們的房間。
  “走吧!我帶你們去看看煉藥大會!”蕭天笑著開口道。
  以免遇到納蘭嫣然尷尬,蕭天覺得自己還是出去逛一逛為好,正好現在煉藥大會正在舉辦,倒是可不錯的選擇。
  “嗯!”
  聞言,二女直接點了點頭,小醫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地開口道:
  “我去叫云韻姐一起吧!”
  “算了!她還有事,就別去打擾她了!”蕭天直接開口道。
  “那好吧!”
  聞言,小醫仙也是一愣,隨后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既然蕭天這樣說了,她也沒有繼續詢問。
  此刻的帝都,大街上幾乎見不到什么人影,幾乎大部分人都去觀看煉藥大會去了。
  此刻煉藥師公會,可謂是人山人海,蕭天直接帶著二女來到了加刑天等人所在的高臺之上。
  “原來是蕭天小友啊…”
  感覺到有人到來,加刑天嚇了一跳,不過看到是蕭天,也是松了一口氣,但話語里面卻滿是復雜之色。
  原以為夭夜能夠成功,現在看樣子,是他想多了!
  看到蕭天突然間出現,一旁的海波東也是瞳孔一縮,臉上閃過恐懼之色,對于塔戈爾沙漠經歷的一切,他可是歷歷在目啊!
  “這位是??”
  注意到加刑天和海波東的反應,煉藥師公會會長法犸一愣,隨后有些好奇地開口道。
  聲音很是中氣很足,倒是與他蒼老的身軀有些格格不入…
  “天梟神將,就是蕭天!”加刑天傳音提醒道。
  “哦?!”
  聽到這話,法犸一愣,臉上滿是驚愕之色。
  對方實在是太年輕了吧!!
  感知到對方深不見底的實力,法犸頓時不做懷疑,笑著拱了拱手,贊嘆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樣子我們都老了!”
  “過獎了!”
  蕭天回了一禮,隨后帶著小醫仙二人在位置上坐了下來,靜靜地看著下面的比賽。
  一旁,夭夜注意到蕭天到來,內心也很是復雜,不知道該不該上前打招呼,想了想夭夜還是走了過來。
  “一個月沒有來圣城,我還以為你已經離開了帝都了…”夭夜強打著笑意,開口道。
  “這里還有些事沒有處理,暫時無法離開!”蕭天笑著開口道。
  聞言,夭夜內心頓時一黯,蕭天的話語已經很明白了,一旦處理完這些事,他就會離開了,以后他們怕是再也見不到了…
  “離開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為你們踐行!”夭夜開口道。
  “好!”
  聞言,蕭天盯著夭夜看了兩秒,隨后點了點頭,這算是最后的道別吧!
  “加老頭,看樣子你的算盤落空了!”
  注意到蕭天這邊的情況,法犸笑著搖了搖頭,對著加刑天打趣道。
  “管不了他們年輕人了,一切還是老天爺決定吧…”加刑天苦笑回道。
  聞言,法犸搖了搖頭,繼續看著下方煉藥的場景,目光放在了蕭炎身上,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地開口道:
  “蕭炎和他是什么關系??”
  他,自然是指蕭天,兩個姓蕭的,倒是不難聯系在一起!
  “兄弟關系!”
  加刑天短短回了一句,也沒有繼續多言,不過看著月兒和蕭炎的情況,渾濁的目光中倒是帶著一抹精光。
  法犸:……。
  妖孽啊!!
  “蕭炎!你哥來了!!”
  注意到高臺上面的情況,藥老不由地提醒道。
  “一個月了,我還以為他不來了…”。
  喃喃說了一句,蕭炎并沒有在意這些,目光放在了不遠處那一身黑袍人影身上,內心油然而生一股戰意。
  對方,怕是他煉藥以來,遇到的最強的敵人,這一次比試,他絕對不能夠輸!!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