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維度侵蝕者 > 第112章 JOJO敗亡,DIO本色,Outlander拯救世界!

第112章 JOJO敗亡,DIO本色,Outlander拯救世界!

伴隨‘咔咔’破裂聲,喬納森看似已經被凍結的身軀,出現大量破裂。本就強壯的身體也在以明顯速度膨脹,浮夸的肌肉,掙脫漲破體表堅冰。
  
  “怎么會這樣?!”
  
  迪奧疑惑了剎那,他的凍氣完美凍結對方身體,喬納森已經不能使用波紋了!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還有……好浮夸的線條,不過迪奧并未遲疑太久,既然你能掙脫,那就再次凍結。
  
  于是他腳下一蹬,瞬間從原地消失,極速拉近彼此距離,再次出拳,寒氣化作螺旋狀,纏繞手臂宛如噴氣機尾跡云。
  
  “你的攻擊對我無效,迪奧。對抗吸血鬼除了長矛,還有盾牌。武裝色波紋霸體。”
  
  喬納森釋放出奧特蘭臨死前為他灌注的神秘能量,那是融合了BIM粒子,脫胎自‘波紋’但超越了‘波紋’,能夠打破Lv3橫煉極限的神秘力量。
  
  此刻作用在身體上,封鎖毛孔隔絕內外,不斷提升肉身強度,化作一個封閉的火爐,金色的波紋力量再次爆發,如同熊熊燃燒的‘波紋鍋爐’,擊碎體內寒意。
  
  下一秒,迪奧的拳重擊在喬納森身上,仿佛一柄大錘砸在堅韌的卡車輪胎,傳回劇烈反震,寒氣也難以穿透,被反彈開。
  
  二人身體俱是一震,同時退步。接著又扭動腰胯,將全身力道扭成一股,同時爆發直拳,在空氣中對撞。沉悶的爆炸在空中擴散,勁風吹起二人的頭發。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迪奧再次揮舞起鋪天蓋地的拳頭,與喬納森堅不可摧的鐵拳連續撞擊,空氣中一連串急促‘砰砰’聲,他的雙手瞬間布滿裂口,鮮血向外飚射。
  
  隨即迪奧心思一轉,將流出的血液凍結,變成鋒利的冰晶尖刺,如同指虎附在拳面,再度更加瘋狂出擊。
  
  外傷對于吸血鬼而言,微不足道。就算將他頭顱豎著劈開,也能重新拼接回去,安然無恙。它畏懼的,唯有太陽!
  
  面對迪奧如此熱血的打法,不擅長配音的喬納森氣勢被壓制,逐漸感到不支,極速喘息中,內心燃燒著不甘與憤怒的火焰。
  
  白浪為他灌注的‘武裝色波紋’,在急劇消耗,拖不了多久了。
  
  ‘不行!迪奧的力量無窮無盡,而且擁有不死之身,再這樣拖下去我會失敗而死,齊貝林與瓦根也需要及時救治。必須想個辦法,打破他的防御,將波紋的力量傳入他體內。’
  
  喬納森的心臟急速跳動起來,竭力壓榨體內波紋。
  
  突然!
  
  流淌在血液中的‘金色波紋’與白浪灌注的‘武裝色波紋’產生了共鳴,引導著他全身力量超水平爆發,被肌肉繃緊的衣服瞬間被撐破炸裂,碎布片如蝴蝶般紛飛,露出那浮夸而又兇殘的飽滿胸大肌。
  
  “啊啊啊……仿佛要燃燒起來!我感受到了,那是奧特蘭德先生銘刻在血液中的律動,迪奧,接我‘山吹色友情破顏拳’!”
  
  爆衣的喬納森畫風劇變,面容剛毅棱角分明,鼻梁與眼眶投下濃重的陰影線條,煞氣四溢,全身被‘金色的波紋閃電’籠罩覆蓋,宛如超級賽亞人爆發。
  
  金色的氣焰,瞬間蓋過迪奧的‘歐拉歐拉……’,讓他在剎那間失聲。
  
  下一秒,JOJO一記右勾拳拉出金色殘影,速度快到超越迪奧反應,緊跟著就慘烈轟在對方的左臉。
  
  這一拳落下,打的迪奧整張臉扭曲變形,顎骨發出破裂聲,半張臉直接塌陷,尖銳的利齒飛射而出。身體也隨著偏折的頭部向右邊飛去,狼狽的地上連續翻滾。
  
  迪奧被打飛,喬納森縱步急追,兇如餓狼再度貼上,打算乘勝追擊,將體內滾燙的波紋趁熱注入,要用太陽的波動殺死他。
  
  然而迪奧口中吐血,眼神卻狠辣凌厲如同鷹隼,右手突然從腰間一掏。在喬納森俯身出手,一把卡主他的喉嚨,將他死死按在地上,并高舉被金色波紋覆蓋的右拳時……
  
  迪奧也突然出手,連忙扣動扳機,砰砰砰砰砰砰……六發子彈齊射,槍口死死抵住對方的心口,沒有半分挪動。
  
  迪奧的手腕與喬納森的身軀同時巨顫,武裝色橫煉再強悍,能抵住一發兩發子彈,但終究擋不住一柄滿彈的左輪。(齊貝林左輪被動效果:總是六發全滿狀態。)
  
  喬納森的身體被子彈洞穿,留下一個巨大的空腔。但他的身體卻在‘金色波紋’燃燒下,并沒有立刻死去。
  
  “迪……迪奧……”
  
  抬起的拳頭并未落下,但拳面閃耀的金色閃電開始逸散消失,喬納森眼中光彩逐漸退去,瞳孔中依舊保留著不可置信,嘴里的聲音越來越微弱,難以聽清。
  
  “感受到了嗎?jojo!人類那孱弱的軀體,處處都是致命缺陷,所以我才要超越人類!這把槍,是我從那個小胡子身上搜出來的,是你們用來獵殺尸生人的,現在,你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是不是感到很可笑?”
  
  迪奧用力推開壓在身上的喬納森,重新站起來,抬手正了正被喬納森弄亂的衣領,囂張的笑道:“我才是最終的贏家!”
  
  他迎向月光張開雙臂:“我才是世界之王!”
  
  齊貝林此刻重傷昏迷,趴在地上氣息微弱;史比特瓦根雙手雙腿被折斷,痛苦又無力的靠坐在墻角,眼睜睜看著喬納森一步步走向死亡,心中充滿了絕望。
  
  “連喬納森都敗了,人類的末日……終于要到來了嗎?”
  
  踏踏…踏踏……!
  
  穩重的腳步聲從旋轉樓梯中傳來,吸引了迪奧的注意。
  
  當浪哥的腳從陰影中探出,重新出現在月光之下時,恰好看到迪奧撫慰情人一般,溫柔的將喬納森擁入懷中,雙人舞似的雙手環抱,并張開嘴巴,將尖銳的利齒咬在jojo頸部,趁熱吮吸的畫面,突然愣住了。
  
  “咳咳,我出現的不是時候嗎?”這一幕好色氣。
  
  “奧特蘭德?”迪奧表情先是一驚,接著疑惑,最終卻開心的笑起來,“你還活著?這真是太美妙了。”
  
  史比特瓦根同樣的難以置信,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先生!您……您……?”
  
  明明已經被攔腰斬殺,為何在此出現?他的腦中一片混亂,甚至無法思考。
  
  “奧特蘭德,你知道嗎?我長這么大從來沒哭過,那次是我第一次掉眼淚,我發誓以后再也不會讓人那樣欺辱我!”
  
  迪奧枉顧了他八年前就被喬納森錘哭,被捕之前又被黑色荊棘錘哭的事實,激動的對浪哥咆哮道:“我有我自己的原則,我不想一輩子被人踩在腳下,你以為我是你的獵物?錯!我才是真正的獵人!”
  
  “我準備了整整12天,創造了黑暗圓桌騎士團,復活了兩個劍圣,組建了不死者大軍,就是要等一個機會。我迪奧要爭一口氣,我就是想證明我了不起!”
  
  “我迪奧今天要告訴你,我失去的尊嚴,一定要親手拿回來!我已經殺死了jojo,擊敗了小胡子和那個混子,現在只剩下你了!吸食了jojo鮮血的我,已經無敵了。來吧,奧特蘭,繼續我們未完成的狩獵游戲。看看究竟誰才是真正的獵人?而誰又是獵物!”
  
  迪奧此刻已經high到不行了,連續親手擊敗敵人的愉悅,以及飽飲喬納森鮮血的成就感滿足感,讓他快要boki!
  
  此刻奧特蘭德的出現,無疑是他親手扼殺心魔,走向輝煌的最后一步。過去兩周,他每天都在‘監牢陰影’中飽受煎熬。
  
  “奧特蘭德先生,快救救喬納森吧!”
  
  瓦根雖然不理解浪哥為何會死而復生,但他的出現無疑是新希望,拯救所有人的希望,因此他大聲開口,打斷了現場的氛圍。
  
  白浪聞言,手中突然多出一柄‘螺絲刀’。嗜血者此刻的儲量即將見底,于是調到最低檔,抬手飛甩。
  
  螺絲刀化作一道流光,精準釘進喬納森的后背,他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_To_Be_Continued……推薦票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