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少年武神 > 第203章 血色巨瞳!好像一點都不晚?

第203章 血色巨瞳!好像一點都不晚?


  “孽畜!”
  北斗武宗騰空而起,看著那血巨人,口中輕喝:
  “北斗雷域!!”
  霎時。
  以他為中心,方圓三百米內。
  仿若成為一片天雷地獄!
  無盡的雷光,充斥其中。
  北斗武宗整個人身上,更是浮起一道通天巨影!坐鎮與雷域當中!
  那巨影好似神明般,目若雷霆,閃爍著巍巍神意。
  “是領域!”
  鄭琥輕聲道,“這北斗武宗,以八品雷靈脈,成就武宗之位,凝結雷霆皇獸武魂,展近三百米北斗雷域,是實打實的一位武宗啊!”
  轟隆隆!
  北斗武宗在自身北斗雷域中,仿若真神降世,手持雷霆巨錘,腳生雷云滾滾,左手一錘砸在血巨人身上,便是一個血窟窿!
  不消片刻。
  那血巨人就直接轟然倒地,化為一堆血水!
  北斗武宗只是臉色有幾分泛白,只覺得有些吃力,并無任何大礙!
  “陣石,去!”
  北斗武宗看著那閃爍不定的蟲洞,從懷中掏出一枚紫色刻有玄奇紋路的石頭。
  扔在半空,屈指一彈,一抹雷光打在石頭上,仿佛激發了什么。
  霎時間,整個蟲洞,瞬間就被彌,重新形成一片紫色的能量罩!
  “是靈紋陣石!”
  譚漢青沉聲道,“這北斗武宗真是準備充分,連這種寶物都有,看來來之前就打著吃定我們山洲的主意了。”
  雖然那血巨人別消滅了,但幾人心中卻更為沉重了。
  靈紋陣石,是一種將靈紋大陣,儲存在某種特殊的空間芥子石之內,用于保存的寶物。
  可靈活用于方方面面。
  這種空間芥子石,非常珍貴,屬于黑水帝國那邊的特產稀有資源。
  而且黑水帝國,極少對外銷售此物。
  可謂一手壟斷!
  “有這靈紋陣石,至少短時間內,蟲洞不會異動!就算再有那血巨人出現,我們也有足夠的準備時間。可是…”
  符明陽嘆了口氣,“但北斗武宗…可怎么辦…”
  這時,北斗武宗不急不緩,風輕云淡的落在眾人面前。
  “我等…多謝北斗武宗…”
  諸多武王強者率先開口道,只是語氣不再似剛才那般,終歸還是多了幾分尊敬。
  三位武皇沉默不語,只是心中連連嘆息。
  這時。
  忽然從遠處坑洞邊,迅速走來一名紫發少年,臉色興奮至極。
  “爺爺!剛才我在外面遇到一個他們山洲的人,扮豬吃虎,斷了我一根手指。可是囂張了,還說是鄭琥請他來解決鎮壓蟲洞的…口氣好大呢!”
  北辰武一旁走了過來,就滿臉委屈地說道,“還說什么北斗武宗,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看不起你呢!”
  剛才,他親眼見到爺爺大展神威,可把他興奮壞了。
  便直接將剛才的一番話,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
  說完,北辰武就看去。
  果不其然,連三位山洲武皇臉色都變了。
  北斗武宗臉色也有些差。
  與此同時。
  剛剛從坑洞中走下來的鄭顏一行人,也正好聽到這話。
  頓時臉色泛白。
  “剛才叫你走,你不走!現在好了吧!”
  鄭顏看著身后的王君臨,低聲道,“你應該看到那北斗武宗的實力了吧?你現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我為何要走?”
  王君臨搖搖頭,目光并未落在北斗武宗身上,而是落在被紫色能量光罩籠罩的蟲洞里面。
  剛才那一幕,他自然也看見了。
  那血巨人,有些奇怪,確實是一種王君臨也從未見過的物種。
  這說明,蟲洞那邊的世界,并不簡單。
  “你怎么還嘴硬!”鄭顏頓時無語了,“等會那北斗武宗不會放過你的,就算我父親也幫不了你!”
  “我是來幫他的,又不需要他幫我。”王君臨道。
  譚鳴和符岫蕓,以及簡云輝聽到這話,皆是搖搖頭。
  “爺爺,就是他!”
  這時,北辰武也正好看到鄭顏一行人,頓時指著王君臨冷冷道,“就是這個人,斷了孫兒的一指,還看不起您!”
  唰唰唰!
  霎時,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落在王君臨身上。
  目光中,大都是驚愕以及可惜。
  一旁的鄭琥也頓時驚住了:“他真來了!”
  在場中,也就只有他知道,這少年是誰。
  因為那天在江洲云家的酒宴上,他是為數不多,見過君天奉真面目的人之一。
  也同樣知道他的另一個名字,王君臨!
  “老鄭,這位是誰?”
  另外兩位武皇譚漢青與符明陽,沉思一下,旋即低聲道:“該不會就是那君天奉吧?”
  鄭琥苦笑著點了點頭。
  “沒想到他真回來,我還以為他來到山洲知道這事兒后,應該會轉身掉頭就走了…只是,現在來也晚了啊…而且他好像還招惹上這位北斗武宗了。”
  另外兩位武皇沉默了。
  鄭琥前去天衡山觀戰,以及后面邀請君天奉,都是他們四位武皇商量過的。
  只是,沒想到會是這種局面。
  北斗武宗瞇著眼睛,看著少年,眼中寒氣如海。
  這時,鄭琥想了想,還是走了出去,走到少年面前,恭聲道:
  “沒想到您真的來了…”
  霎時,鄭琥的態度,頓時又是令人眾人一驚!
  鄭顏一行人也是呆了呆。
  這,難道這少年,真是父親請來的?
  可他到底是誰?
  怎么會讓父親如此恭敬?
  便是連北斗武宗眸中也驚了幾分。
  “我答應你的,自然要來。倒是沒想到…”
  王君臨隨意掃了北斗武宗一眼,“你們山洲還請了別人。不過來的路上,這事兒我都知道,你也不用解釋。”
  然而鄭琥卻只是苦笑聲道:
  “可已經晚了…”
  這北斗武宗已經出手鎮壓蟲洞,他來了,也沒有多少用。
  而且還惹上北斗武宗,恐怕難以善了。
  這北斗武宗,可是最寵他這孫子的。
  “晚了?”
  王君臨笑了聲,忽然指著那蟲洞道,“我怎么覺得,好像一點都不晚?”
  聞言,眾人下意識看去。
  這一看,卻是看得汗毛豎起,頭皮發麻!
  只見那幽幽蟲洞中。
  竟不知何時,浮現兩只碩大的血紅色眼珠,靜靜的注視著他們…。
  那血色眼珠,淡漠無比,眼仁中,更是倒映著他們所以有人的身影…
  血色巨瞳充滿平靜,卻令眾人瞬間背脊生出無邊涼意…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