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封靈星神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圖窮匕首見

第五百一十七章 圖窮匕首見

“王上,此事老臣認為不妥”還沒等靈王再多說些什么,靈國公和隱國公同時站出來。
  
  眾人遲疑,這個人選顯然大大超過了他們的預想,原本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公主,甚至是唐陽也有不少人這么認為,可現在這個結果還是出了他們的預料。
  
  現在別說是兩位國公那一邊的人,就是原本支持公主的老臣也遲疑起來。
  
  靈王絲毫不意外,只是淡淡道,“為何不妥,你且說說看”
  
  靈國公深吸一口氣,“自我靈王朝建立以來已經數百載,每一任的靈王無非是靈王的嫡系或者不超過兩代的親系之間選出,而這乾沖與靈王乃是三代外戚,豈有克繼大統之理?”
  
  隱國公皺眉,但還是道“還請靈王三思”
  
  這些聲音可謂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畢竟祖宗之法不可變這是他們腦海里根深蒂固的想法。
  
  若是靈王選擇了乾清兒,那他們或許還有些棘手,可現在一個乾沖,還愁沒什么信手拈來的理由?
  
  靈王微微一笑,“兩位國公為了我靈王朝的未來真是禪精竭慮,真是一代忠良啊,其余諸位愛卿也是這樣看待的?”
  
  下方百官中很快站出了大半的人“臣附議”
  
  若是按照他們之前的想法,或許他們站出來還帶著點賭的成分,可現在就容易的多,畢竟靈王也承認了,這確實是開先例。
  
  梁王微微一笑,臉上雖然依舊蒼白,但氣色明顯好了不少,“可若是本王執意如此呢?”
  
  下方眾人皆是身軀一顫,執意如此?這是準備翻臉了么?
  
  靈國公兩人顯然也沒想到靈王會如此,他們想著靈王最起碼會先推脫一下,畢竟他現在的狀況已經不允許他繼續強勢下去。
  
  “那老臣只能盡我所能勸阻王上如此,這是我靈王朝未來之基業,容不得兒戲!”靈國公兩人深深一拜,而后就那么看著靈王。
  
  與此同時,外面卻是一陣嘩然,而后就看見大量的禁衛沖了出來,不過他們并不是來維持秩序,而是將矛頭指向了乾安等人!
  
  這是……
  
  饒是唐陽也是眼皮子一跳,這兩人的手段還真是可怕,竟然將爪子伸到了王宮內,連禁衛都敢動!
  
  下方百官都沉默了,事到如今,靈國公兩人和靈王已經是圖窮匕首見,不可能還有緩和的余地。
  
  “哈哈哈哈……”靈王忽然笑了,笑的很大聲,完全沒有一點身為一國之君的派頭,像是一個遲暮的老人面對一件無能為力的事情時那凄慘的笑容。
  
  “原本本王以為,你們的反骨只是說說而已,可誰能想到,你們竟然真的走到了這一步,在平日,我可曾虧待過你們?
  
  你們的爵位,你們的俸祿甚至是你們的修為,那都是本王賦予的,可現在呢,你們竟然要逼宮么?”
  
  下方一片肅然,唐陽等人都是沉默,今日死傷肯定難免,而眼下他們還不清楚到底哪一方占據了優勢。
  
  按照靈國公兩人的做法,肯定會請來外援,只是他不清楚,這外援到底是何等層次的強者。
  
  “靈王,你不行了,靈王朝的未來,戰爭才是唯一的出路,而你在早些時間已經被打怕了,想要強大,戰爭才是唯一的出路!”乾衡擲地有聲,身形很是豪邁,他的話仿佛帶著種吸引人的魔力。
  
  可在場幾位王朝的來使臉色齊齊變了,按照乾衡的說法,戰爭才是靈王朝未來的出路,那么若是今日兩位國公勝利了,他們的處境將會如何?
  
  要知道,在場來使所在的王朝,都在靈王朝附近,而靈王朝想要擴大自身的領土,他們必定首當其沖!
  
  “來吧,本王累了,讓本王看看,你們到底想怎么讓本王從這個王座上下去吧,今日,擺在你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讓我下去,或者是老老實實的呆著,咳咳咳……”靈王臉漲得通紅,但話到最后卻是猛烈的咳嗽聲。
  
  這聲音像是破舊的風箱在鼓風,聲音很是可怕。
  
  乾衡和乾隱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決然,他們謀劃了這么多年,這是他們最后的機會,成王敗寇,就在今天!
  
  但這一幕對于下方的使者來說卻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到了最后時候,他們免不了要進行表態,那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大量的禁衛相互對峙,甚至五大衛城的來人也紛紛起身,只是其中四大衛城都虎視眈眈的看著清城,今日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拖住清城。
  
  他們只是一群碎魂境巔峰罷了,真正的戰斗主要在兩位國公與靈王之間,對他們來說,這些只是小打小鬧罷了。
  
  乾衡和乾隱緩緩上前,靈王的氣息層層拔高,現在的他一掃之前的老態,無論是氣息上還是動作上都顯得強大異常。
  
  特別是周身的那股氣息,儼然無限接近尋天境中期。
  
  乾衡和乾隱身上的氣息也在節節拔高,他們的氣息只是尋天境初期,即使如此,兩人站在一起的那股壓迫感,隱隱間卻和靈王分庭抗禮!
  
  眾人恍然,難道真如一些人所說,現在的靈王真的不行了么?
  
  兩個分域境初期也敢去挑戰靈王,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靈王,對不住了!”乾隱冷聲道,話音剛落一掌已經拍出。
  
  漆黑的掌印瞬間形成,在太陽的照耀下這黑光異常的刺眼,隱隱間甚至帶動了周圍空間的顫動,這是一種極其可怕的氣勢!
  
  乾衡沒有多說,轉身拍出一掌,相比來說,這一掌乾隱強了不少,但要比乾隱的招數收斂不少。
  
  眾人都是沉默,現在場上只是這三人實力最強,場中的形勢完全由他們來主導!
  
  靈王沉著臉,即使是怒容也難掩臉上的蒼白,甚至還未交戰,額頭上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同樣一掌拍出,可這一掌剛剛出現,包括乾衡兩人在內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數丈的黑色掌印瞬間到了近前,和乾隱的掌印相互碰撞,隱隱間產生的力道都掀起了陣陣音爆。
  
  嘭!
  
  一聲悶響傳遍全場,眾人只看見,靈王拍出的掌印生生震碎了乾隱拍出的那一道,余勁和第二道掌印生生撞在了一起。
  
  三人同時向后退,乾衡兩人退到了臺階外,而靈王退了足足數丈!
  
  噗嗤!
  
  一大口鮮血像是霧,染紅了三人先前所站的地方,如蛛網般的裂痕向著四周擴散,這是三人的力道太強所致!
  
  唐陽第一時間隨著乾清兒轉到了一邊,而周圍那些靈國公兩人的禁衛,即使還有人也不敢上前來。
  
  靈王慘然一笑,“看來你們實力見漲啊!這幾十年過去了,沒想到你們還停留在這個境界上,那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們想造反,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破山勁”靈王大吼,此時的他氣息再度猛漲,氣血層層涌動,雖然強盛,但有心人只要稍微觀察,不難看出靈王氣血的虧空和靈力無法后繼。
  
  乾衡和乾隱冷哼,事到如今,沒那么多可說的,謀反也好,不謀反也罷,開弓沒有回頭箭,硬著頭皮也要上!
  
  “一力破山岳”
  
  “破魔斬”
  
  兩道招式快速形成,頓時將眾人所在的這一塊空間分成了三個部分,先前擺放的桌椅被全數掀飛,甚至地面上大樹和花草也被連根拔起,一時間,場中的罡風狂暴到了極致。
  
  黑氣像是后來者,占據了大半的天空,眾人恍然,這破壞規則乃是靈王朝王室之人所自傲的資本,以往他們心中還懷疑,可現在看來,還真是所言不虛。
  
  靈王上方,有著一道無形的氣浪形成,這氣浪瘋狂的將周圍的靈氣奪來,不斷強化自身。
  
  而乾衡和乾隱沒有絲毫大意,身前兩道弧形光華紛紛斬出。
  
  三道武技在正中心碰撞,一時間罡風劃刻在堅硬的地面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強橫的沖擊波隨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巨大壓力向四周掃去。
  
  一些實力不濟的禁衛甚至被這氣浪沖的連連后退,就是那些百官也臉色蒼白,很不好受。
  
  唐陽袖袍一揮,一道屏障將兩人死死護住,雖然縱橫的氣浪將屏障打的顫抖不已,但終歸還是擋住了。
  
  一個大坑出現在眾人眼前,而乾衡兩人面色蒼白,甚至靈王也是氣息萎靡,好似隨時都會倒下一般。
  
  乾衡臉色一冷,低吼道,“出手吧,遲則生變!”
  
  但還不待乾隱回答,那些禁衛頓時亂了。
  
  只見從周圍的數道暗門中,竟然沖出了數道禁衛,對著靈國公所在的人馬瘋狂沖殺。
  
  乾安一腳踹開身前的禁衛,一拳將墨城的指揮打的連連后退,周圍幾人眼疾手快的向前,可這時那清城的指揮也坐不住了,氣息逼退隱城和風城的指揮,帶領著手下士兵開始沖殺。
  
  乾衡和乾隱的神色都有些難看,顯然沒想到這板上釘釘的情況竟然會在此時出亂子。
  
  原本只要他們這邊獲得勝利,那么這些禁衛不過是土雞瓦狗,滅掉不過是分分鐘。
  
  這靈王,真是好算計!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