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魔法工具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機評選

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機評選

吳鵬真想一巴掌把自己的嘴打爛,于是賠笑道,“我悄悄的花了兩塊圣魔石,在天機閣哪里買了一部分資料,這就給閣主大人。”他說完遞出一個玉簡來。
  
  女性閣主望著吳鵬,淡淡道,“你有心了。”她接過玉簡,掃了一眼,然后遞給其他人。“這里面的情報非常的重要,他的女兒居然是這一代的魔女圣女,這個資料非常的重要。”
  
  魔女一族是世界的寵兒,同時也是禍亂天下的根源,所有組織和勢力多多少少都和魔女有多牽連,這個所謂的下界來的人,居然有一個魔女作為伴侶,女兒更是成為了魔女的圣女,這個情報的價值,就相當高昂了。
  
  兩塊圣魔石,倒也值這個價錢。
  
  所有組織都在天機閣購買消息,御水閣也不例外,只是沒有想到,吳鵬居然會主動購買一個人的全部資料,這讓其他人有些想法。
  
  “他真的能制作秘境,為精靈族制作了一個秘境,而且還是分身出手,并不是本尊出手,這個價值非常高的,他的分身是蟲之分身,所以生物煉金師的身份無疑,如果不能確定他本尊的位置,一次成功,怕是不能太過招惹,生物煉金師的可怕我們都知道。”
  
  在女性閣主的身后,另外一名老年女性道。
  
  。。。
  
  提起生物煉金師,他們就想到了千年以前,一位名字叫做言生的生物煉金師,為了給自己的親人報仇,制造了一場規模浩大的瘟疫,而且是專門只針對某些人,在這場瘟疫當中,他想要針對的人無一生還,前后牽扯到的人足足超過了數萬,直接滅了一個中等規模以上的家族,戰果相當恐怖,其中展露出來的生物煉金造詣讓世人感覺到相當的恐怖。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還活的好好的,沒有一個人敢惹。
  
  只是這樣的人,現在才培養出來七級靈蟲,而七級靈蟲最高只能將分身的實力提升到圣者,這個人的蟲之分身居然已經達到了領域就,不知道他的靈蟲是什么等級的,這樣的人如果發動一場生物入侵,那后果不是他們御水閣能付得起的,甚至沒有什么組織能負的起。
  
  高等魔法師一般都會抵抗細菌病毒,生物煉金師的作用其實并不大,但是低級魔法師都死光了,那這個組織也就差不多沒了。
  
  這才是生物煉金師最大的恐怖之處。網首發
  
  。。。
  
  吳鵬現在很糾結,羅文在絕望平原的消息該怎么透露出去,他本來想著悄悄用一下天水鏡,然后悄悄告訴天機閣,現在看來,這個辦法行不通了,被閣主發現,如果將這個消息透露出去,恐怕自己被懷疑的身份一下子就做實了。
  
  這么多年,其實閣主早就開始懷疑他,只是一直都沒有證據,加上他的實力,所以才沒有很下手,不過他如果枉顧御水閣的利益,那么就算是他背后站的是高級領域,恐怕閣主也會想辦法干掉自己。
  
  在御水閣這座龐然大物面前,自己一個中級領域雖然同樣很重要,但是也沒有重要到與御水閣相同的地步。
  
  “看來只能另想辦法了,正好百年一次的天機評選也要開始了,四大長老都要去,我正好借著機會將消息透露給天機閣。”他很快想到了辦法。
  
  看到這個消息的只有他和閣主,還有四位長老,到時候他們都去,只要說自己不知道就行了。
  
  。。。
  
  百年一次的天機評選,是評選欲望世界境內,每一個有名有號的強者的排名,從魔靈師開始,一直排到高級領域強者,每一個級別都有詳細的備注。
  
  天機閣負責這次評選,通過對個人的觀察和實際戰斗的結果進行排名,對于任何一個種族來說,這都是一次重大的盛宴,尤其是那些喜歡虛名的人,這個時候就會到處挑戰高手,鞏固自己的排名,這個排名有種族榜,還有高手榜。
  
  種族榜是在每一個種族內評選,排出實力對比,高手榜是在全世界范圍內進行評選,每一個層次的高手都是在全世界范圍內有名有姓的強者,只要能上榜,就是種族的英雄,是實力的象征,所以,這個百年一次評選,會讓許多人向往。
  
  評選前三年,天機榜就會慢慢的出動,收集各種信息,同時也會和許許多多的情報組織交流,觀察每一個人的戰斗,評定實力等等,總之,世界都將會因為天機評選進入一段時間的混亂之中。
  
  而這個時候,欲望世界也是非常混亂的,每一百年因為天機評選死的人不計其數,都是死于虛榮,死于無緣無故。
  
  天機評選到了最后,會有一個大陸一百強的現場挑戰活動,那個時候,才是吳鵬的機會。
  
  。。。
  
  這個消息羅文并不知道,他正在參悟異種規則。
  
  異種規則就是不存在于常規世界內的規則,是有人扭曲了其他規則,形成的奇異規則,這種規則能很好的與其他規則融合在一起,形成構成天地的一部分,又不會破壞其他規則,倒是讓羅文很神奇。
  
  他自己能夠扭曲規則,但是這種扭曲很容易造成自身規則崩潰,或者破壞其他規則,造成領域不穩定,或者領域崩潰等現象,所以,即便是中等以上的領域強者,也并不能隨意扭曲自己領域內的法則。
  
  不過他們可以在世界內部進行嘗試,扭曲世界本身的規則,反正很快就能被世界修復。
  
  羅文現在所在的這個領域世界,里面就有很多的不同于世界規則的扭曲規則,很是神奇。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發現有人用未知的手段窺探自己,雖然屏蔽了一部分,但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個世界難道有東西可以遠程窺探自己???這怎么可能?不過他依然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或者說某種東西注視著自己,他似乎牽連了某種大道,直接從世界層面觀察自己。
  
  羅文想到這里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已經開始搜索四周,嘗試發現不同于尋常的東西,只不過暫時一無所獲。
  
  ()
安徽时时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