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無限氣運主宰 > 第1685章 我想請你幫我殺個人

第1685章 我想請你幫我殺個人

蘇景目光分明,不過一掃,就看清楚了這些人的端倪。
  
  可不就是那些宗門之內的貴胄么?
  
  最起碼,杜俊的劍法蘇景還是相當熟悉的,而其中一人手持長劍,殺性決絕!
  
  可不就是曾經敗在自己手中的杜俊么?
  
  而那禪空現在看來,也是六根不凈,縱然修為高絕,但下手狠辣,招招逼人性命,哪有半分佛門高僧的樣子?
  
  而且白日里還對那禪空大師脈脈含情的百草谷弟子嫣韻,如今隨著黑紗遮面,也仿佛變了個人似的,下手同樣絲毫不留情面……
  
  看來,這些人都不傻,都知道往這里一探究竟。
  
  可惜……
  
  大家心思一樣,卻撞了車了。
  
  蘇景轉頭向著一邊望去,卻正看到在遠處,一名手持銀槍的女子正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他們互相廝殺。
  
  她也來了。
  
  蘇景想了想,目前兩人倒是暫時可算同一陣營……
  
  他悄悄飄飛了過去。
  
  叫道:“趙姑娘。”
  
  趙雪燕本能抬槍,可聽得那熟悉的聲音,抬到一半的槍尖這才放下。
  
  她回頭,看了眼突然就出現在他面前的蘇景,問道:“你也來了?”
  
  “都不傻,自然都想來看看端倪。”
  
  蘇景微笑道:“不過我沒想到這幾位火氣竟然這么大,要不要進去阻止他們?”
  
  “阻止做什么?讓他們殺唄……反正這離云,怕是沒安好心。”
  
  趙雪燕轉身向回走去,說道:“不用查探了,我自幼便在這夏朝長大,對巫法很是熟悉,我能察覺到,這里已經被布下了巫陣,難怪那離云不怕我們過來了,他好歹也是入道至尊,布下的巫陣,我們這些人是解不了的,咱們就算所有人聯手把這里打的底朝天,也是影響不了這陣勢的。”
  
  “這里真是入口?”
  
  蘇景皺眉,跟著趙雪燕的腳步,心頭更為困惑,難道說,這里就是異度封印么?
  
  但若這里真是異度封印的話,為何這事會跟那個什么夏朝遺窟扯上關系,甚至于還在這等時候把消息泄漏了出去……
  
  若說是巧合,蘇景是第一個不信的。
  
  絕不可能是巧合……
  
  一定有人在默默的在背后操縱著這一切。
  
  “慕公子,我可以信任你么?”
  
  趙雪燕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蘇景一眼,問道。
  
  蘇景答道:“談不上信不信任……你我不過初識,不過并無利害關系而已,至于信不信的過,這要看你如何洽定信任這個詞了。”
  
  “是啊,咱們兩個并無厲害關系啊,你是來自于另外一個位面,在這里兩眼一抹黑,莫說朋友,恐怕連敵人都沒有一個,若說這世上最可信的人,恐怕就只有你了。”
  
  趙雪燕自嘲的笑了笑,說道:“慕公子,我可否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么忙?”
  
  “幫我殺一個人。”
  
  “殺人?”
  
  蘇景皺眉,道:“抱歉,我不喜殺人,更不喜殺害無辜之人,若你要殺的是一個十惡不赦之輩的話,不需你說,告知我那人的所在,我自會取了他的人頭,但到底如何十惡不赦,我須得親眼目睹之后。”
  
  “這便是修道之人所謂的上體天心么?”
  
  趙雪燕苦笑道:“那人倒非是十惡不赦,甚至于為人也沒什么太大的缺點,只是我單人獨力,實在沒有把握殺他……而他的存在,又威脅到了我,我這才沒辦法……唉,我本未想找他麻煩,可誰料到,他卻還是站到了我的對立面來。”
  
  蘇景靜靜的跟在趙雪燕的背后,臉色變的無比古怪,他問道:“趙姑娘,你要殺的那個人該不會是叫蘇景吧?”
  
  趙雪燕轉頭看向了蘇景,震驚道:“你知道他?”
  
  蘇景答道:“陰陽道宗的少宗主,之前不知道,聽離云那么說,也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殺他?”
  
  “他不是快來了么?加上你的口氣……我就這么一猜而已。”
  
  蘇景臉上神色古怪無比,“怎么,他招惹你了,你們很大仇嗎?以至于你竟然要請人幫忙殺他?”
  
  “談不上仇,只是有些小過節而已。”
  
  趙雪燕苦笑道:“我要殺他,也非是因為過節,實在是他的實力太強……甚至可能還要在我之上,我不得不防備一二!”
  
  蘇景問道:“怎么,你預定了這遺窟里的東西,所以不許有真正實力勝過你的人來搶?”
  
  “那倒不是。”
  
  趙雪燕深深看了蘇景一眼,頹然嘆道:“算了,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去了,你就全明白了,只是去過之后,無論你答應與否,都不能將這個地方的任何消息泄漏出去,尤其是泄漏給離云知道,明白嗎?”
  
  “我覺得你應該可以信任我的。”
  
  “當然,你可是瓊華弟子,在這里人生地不熟,沒有理由出賣我的。”
  
  趙雪燕對著蘇景笑了笑,臉上卻帶著些勉強神色,說道:“咱們走吧。”
  
  “嗯!”
  
  兩人對身后那激烈的戰場不再關注,而是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沿途……
  
  小心的避開了那些巡邏的士兵。
  
  一路往前走去。
  
  而兩人目光所望的盡頭,是整個漆黑的澠池之內,唯一的光源。
  
  那金碧輝煌的宏偉宮闕。
  
  在百姓都燃不起油燈的地方,這巨大宏偉更勝阿房宮的宮殿,卻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宛若太陽墜落人間,看來當真是神圣璀璨,有如天上人間一般。
  
  蘇景問道:“這就是那個什么隕星宮?你要去那里?”
  
  趙雪燕搖了搖頭,冷笑道:“我對那個草包大王沒有任何興趣,干嘛要去那里,只是去旁邊而已……走吧。”
  
  這家伙竟然還認識大夏王朝的大王,而且聽她口氣,竟然絲毫的尊敬之意都沒有。
  
  蘇景看著她的背影,心頭忍不住悄悄腹誹,她自承是夏朝之人,總該不會其實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公主什么的吧?
  
  然后為了逃婚或者私奔什么的,被迫離開大夏。
  
  而現在,又回來了?
  
  所以不得不再次面對她那個討厭的未婚夫以及之前強行為她指婚的皇兄?
  
  或者她干脆就是跟皇帝有婚約?
  
  蘇景心頭瞬間冒出了一部足可連載三百萬字的倫理長篇,其中混雜著小三、墮胎、NTR等等各種流行青春元素!
  
  
安徽时时快3